佛山保安服務公司
關于我們
公司簡介
領導致辭
企業文化
企業風采
服務項目
保安動態

保安員遇到舉報盜竊和詐騙該怎辦?

【2013年5月12日】【閱讀:2869 次】

編輯老師:

你好!

我是一名在火車站工作的保安員,今年2月27日,我在車站候車室外執勤時,旅客董某向我走來說自己的手機被騙走了。經詢問得知事情經過是這樣的,2月27日上午10時許,劉某正在火車站內候車,見坐在身邊的董某使用一新款手機,便心生貪欲。在搭訕中劉某佯稱自己手機沒電了,要借董某手機給自己的朋友打個電話,董某不好意思拒絕,便將手機借給了劉某,劉某以候車室內信號不好為由走出候車室并趁董某不備逃走。董某見劉某拿著自己的手機長時間未歸,便出站尋找,但不見劉某 蹤跡、當回到原地翻看劉某的行李時,發現其中除了一些破舊衣物外并 沒有其他東西,董某頓覺被騙,于是趕緊向我們保安求助。初步了解情況之后,我趕緊將這一情況上報給了我們隊長,并及時聯系到了車站派出所的民警。最后,劉某在車站外的一個網吧內被抓獲。事后,就這件事我們保安班隊還展開了一場討論,討論的焦點就是劉某的行為究竟是屬于盜竊還是詐騙。一方意見認為,劉某以占有為目的,采取欺騙的手段,使董某自愿交出手機,符合法律詐騙罪的構成要件。另一方意見認為,盡管劉某采用了欺騙手段,但仍屬于秘密竊取的范疇,因此劉某的行為應是盜竊。我想知道劉某的行為到底該如何認定呢?

姜鵬:

你好!

要認定劉某的行為究竟屬于盜竊還是詐騙,首先要知道盜竊罪和詐騙罪的概念。根據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四條的規定,盜竊罪是指以 非法占有為目的,秘密竊取公私財物 數額較大或者多次盜竊公私財物的行為:根據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,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,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。

從《刑法》對兩個罪名的定義可以看出,盜竊罪與詐騙罪同為財產型犯罪,盜竊罪與詐騙罪在犯罪構成上 有許多相似之處,一是犯罪主體都是年滿16周歲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;二是侵犯的犯罪客體部是公私財物的所有權;三是均為直接故意犯罪,行為人在主觀上均有非法占有公 私財物的目的。但二者仍然具有明顯區別,這主要表現在客觀行為的本 質特征上。

一、構成詐騙罪的核心條件是行為人以欺騙方法使受害人“自愿、主動”將財物交付給行為人。根據《刑 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和我國刑 法學界的通說,詐騙罪的客觀方面一 般表現為先后有序的四個部分:(一) 行為人實施詐騙行為;(二)使他人陷 入錯誤認識;(三)他人基于錯誤認識自愿處分財產;(四)行為人獲取財 產或財產性利益。這四個行為具有 一定的客觀邏輯順序,形成一個前后 緊密相連的因果鎖鏈,環環相扣,前一行為是后一行為的原因,后一行為是前一行為的結果,四個環節缺一不可,前后順序也不能顛倒,否則不能成立詐騙罪。

二、成立盜竊罪的關鍵是行為人“秘密竊取”受害人財物。一般表現 為秘密竊取財物的行為。秘密竊取是指犯罪行為人采取主觀上自認為不會被財物所有人、持有人或者經手人發覺的方法將公私財物據為已有, 具體包括兩種情形:一是趁財物所有人、持有人或者經手人不在場時,將財物偷走;另一種是雖然財物所有人、持有人或者經手人等在場,但是犯罪行為人卻趁其不備進行偷竊。秘密竊取具有時間性要求,是就竊取財物當時而言的。秘密竊取只是竊取財物的直接手段,而不是概指整個盜竊過程的作案手段。

由此可見,區分盜竊罪與詐騙罪不能被犯罪行為的表象特征所迷惑,應抓住犯罪主行為的本質特征加以分析。不管行為人在犯罪過程中采 用了哪一種或者哪幾種詐騙手段,只要該詐騙行為是為秘密竊取財物這一主要行為制造機會、創造條件,在整個犯罪過程中處于次要地位,起輔助、準備作用,且受害人不是自愿交付財物,而是在自身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喪失對其財物所有權的,就應根據犯罪主行為即秘密竊取行為的性質 認定為盜竊罪,不能僅依據犯罪過程中存在詐騙行為即認定為詐騙罪。

就本案來說,認定劉某的行為為詐騙的說法,就是以被害人董某“自 愿”將手機交給劉某為出發點的。但從實際情況來看,盡管劉某利用了虛構的事實使被害人“自愿”交出自己 的物品,但董某將手機交給劉某意思是借給劉某使用,而非“自愿”交出該手機的所有權。僅此一點,就明顯不 符合詐騙罪要求的采用虛構事實取得被害人相信,騙取他人財物而達到非法占有的要件。而劉某一系列“騙” 的行為僅僅是手段,得手后,趁事主不備攜手機逃走的行為又恰恰符合盜竊罪中“秘密竊取”的要件,因此,劉某的行為應被認定為盜竊罪。

上一篇關于保安最浪漫的故事

下一篇《北京市保安行業自律公約》簽約儀式拉開帷幕

湖南快乐十分走势结果